魏晋时代,地处边远的高句丽,留下了一块东晋时期重要的碑刻,《好大王碑》。此碑发现于清光绪初年,与《琅琊台刻石》、《开通褒斜道刻石》风格近似,字体在隶揩之间,方整平正,字形大小在10公分左右。与比它早九年刻立的《爨宝子碑》,都是属于篆隶楷转型期,书体面目截然不同,此碑书法最典型特征有三:

其一、方整不方。看似平平淡淡,古拙质朴,字正体方,其实变化无穷,饱满浑厚中开合有度,收放自如。

其二、圆势不圆。横画、竖画圆劲内敛,起笔、收笔、转折、以及撇和捺,圆浑遒健。既像篆书点画,又显楷书点画之形态,字体似方似圆,似隶似楷;横画、捺画少有隶意,如蜻蜓点水,点到为止。

其三、满格不满。此碑书法章法也别具一各,看似行距、字距均匀,排列有序,实乃随字形大小组合一体,参差变化强烈,别有情趣。

这些特征,大多属于地域之风,书写者和刻立者书法水平并非属于一流,一些率性的自然风格流露,加上历经时间风雨浸泡,越发形成了天真补拙之风貌。如故意习之,未免产生人为做作之态,不可取也。如今,许多学隶者,将此碑这些特点作为风格追求,认为是创新书风,极易粗制滥造,不成体统;还有的认为,它可作为隶书创作参考,这个参考价值也是很有限的,不可故意放大。好比一个画家已经画得很圆了,再追求画方,既没有必要,更是一种倒退。要学毕加索,那就不是书法。书法的本质是文字的艺术,书法的标准应是雅俗共赏。

《好大王碑》选一

《好大王碑》选二

该文章转载自:美女图片脱空露屁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