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上一篇

“蓝相,可否听在下一言。”

突然,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,蓝昊泽和王嫱吃惊的看向门口,一群人走了进来,开口的人正是李白。

“白……”王嫱愣愣地看着朝自己走来的李白。

“我在。”李白搂她入怀,心疼的抬手拭去她脸上的泪水。

“你有何话可说?”蓝昊泽看着眼前的一幕,回想王嫱刚才的话,心里五味陈杂。

“在你看来,我似乎只是个普通人,比不起那些身世显赫的富家子弟,挡不了那高高在上的陛下,更配不起你宝贝的长公主外甥女。”

“但是,这只是你想的而已。”李白直视蓝昊泽双眼,“这普天之下能衬得起嫱儿的,除我李白,无人可及。我的嫱儿,更没有人有资格,来对她的的人生指手画脚。她的过去,我无法改变,但是往后,她的一切,我来负责!”

“我李白的女人,除了我以外,任何人都休想染指。为她,我逆这天下,又有何妨!”

李白的话,掷地有声?后堂之内,众人震撼不已。蓝昊泽看着李白,更是心惊。

这个男人刚才一瞬间身上散发的气势,竟比王上有过之而无不及。那一瞬,竟让他有跪地臣服的想法。

而且,蓝昊泽敏锐地察觉到李白话里的不同。

他刚才说的在我眼里他似乎就只是一个普通人,难道……他的身份不仅仅是表面看到的……

蓝昊泽皱着眉思考,李白感觉到怀里王嫱的疲惫,不满地开口。

“接嫱儿来就这么怒形于色,你们所谓的家人就是这么做的?嫱儿累了,你们就没安排个休息的地方?”

“是我们的错。”回过神的白月晗也看出王嫱脸上的疲惫,责怪的看了一眼蓝昊泽,“君儿累了,快随舅母去房间休息。”

“嗯。”王嫱点了点头,有些担忧地看向蓝昊泽。

能真心对她好的家人,没剩几个了,她不愿意再伤与蓝昊泽之间的感情……她知道蓝昊泽是为了她好,但她也希望,能够得到他的支持。

“是舅舅的错,让你受累了,先去休息吧,身上还有伤得好好养着。”蓝昊泽看着王嫱,心里也是懊恼自己,“李公子,今日是老夫唐突了,可否抽个时间,和老夫谈谈?”

“可以?”李白看着王嫱祈求的眼神,点了点头。

“夫人,你送君儿去休息,再打扫几间客房,我想几位来时也没想就这么走吧。”

“多谢丞相款待,我兄弟今日多有冲撞,还请丞相见谅。我们就不打扰了,告辞。”

韩信拱了拱手,其他三人跟着白昭二人而去。

“你们也下去吧。”蓝昊泽朝着还留在这的蓝云轩兄妹挥了挥手。

“是,儿子(女儿)告退。”蓝家兄妹对视一眼,无奈地行礼退下。

蓝昊泽走到窗边,推开窗户,看着园中景色愣愣出神。

刚才,他听得李白唤王嫱“嫱儿”,而并非唤她其他。

自从十年前雪琦走后,君儿不再让任何男子触碰,也再不许任何人那么唤她“嫱儿”,这个男人,是第一个……

或许……也说不定,他真的,就是君儿的良人呢……

蓝昊泽叹了口气,朝外走去。

一切都未定,还是先观察吧……